柯文哲語中評:只有中美對抗的台灣問題 哪有兩岸關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8

  

  ▲柯文哲說兩岸關係是「中美對抗下的台灣問題」。(圖/記者莊喬迪攝)

  文/中評社(記者黃筱筠、鄭羿菲)

  針對中美對抗,無黨籍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表示,中美對抗是未來15年的世界局勢,而中美打貿易戰,人人倒楣,我們常常講兩岸關係,但其實他認為只有中美對抗下的台灣問題,哪有什麼兩岸關係?為什麼他講親美友中?表達就算我們跟美國友好,但也不必就對大陸方面惡言相信,甚至採取敵對態度。

  柯文哲指出,在政治現實上,台灣民眾居住在大陸的有約200萬人,對大陸出口總額約佔整體出口的40%,台灣去年更是對中國大陸出超近830億美元,這種狀態下若跟大陸惡言相向,怎麼做下去?在美中對抗狀態下,基於這些人口現實、經貿現實,還是要跟中國大陸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,這也是我們舉辦雙城論壇的理由。

  柯文哲坦言,他比較擔心台灣政客利用中美對抗局面,拉高統獨對抗的議題、爭議,來謀取黨派政治利益,甚至是個人的利益,其實台灣平常也沒有什麼統獨議題,但每到選舉,統獨議題就會被挑起,這在他2018台北市長選舉過程中就看得出來。

  以下為部分訪問全文:

  中評社問:美中對抗的局勢下,台灣應該如何應對?

  柯文哲答:

  美中對抗:

  美國目前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,不可諱言美國對台灣政局有實質、強大的影響力,特別美國在亞太區域中還是舉足輕重,始終扮演著重要角色。

  但自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,美國對中國的態度逐漸轉變,常常有人問是不是換了川普就會改變?我這次去美國見過美國的國務院、國防部、國安會、國土安全部、六個智庫,從保守黨到民主黨,我發現目前的美中關係絕不是一個川普總統造成的。美國對中國的態度,不管是參議院、眾議院、民主黨、共和黨、中央政府、地方政府,對中國的態度相當一致,不敢說是反中,但最起碼是防中。所以美國官方言語已經說中國是競爭的對手,而不是合作的夥伴。我覺得美國作為世界上的強國,中國也在崛起,我認為美中對抗就是未來15年的世界局勢,整個世界局勢就是中美對抗。

  但美中對抗打貿易大戰,非美中之福,非亞太之福,甚至也非世界之福。我認為有一個和平、穩定發展的全球化秩序,對世界上任何國家都是好的,美中大戰打下去,人人倒楣。

  ▼柯文哲稱,美中對抗打貿易大戰,非美中之福、非亞太之福。(圖/記者莊喬迪攝)

  

  維持友善:

  美國還是世界的強權,但中國在亞太地區崛起也是事實,所以我發現,我們常常講兩岸關係,但哪有什麼兩岸關係,只有中美對抗下的台灣問題。有時候是我們在夾縫中求生存的問題。為什麼我講親美友中?就算我們跟美國維持友好關係,但也不必因此就對大陸方面惡言相向、採取敵對態度,這不必要,這是我的想法。

  另外有一個是政治現實,現在居住在大陸的台灣民眾,包括台商、台幹、台生、台眷等,總計約為200萬人。即使目前兩岸關係陷入僵局,台灣對大陸的貿易仍持續增長,對大陸的出口總額約佔整體出口的40%,進口20%來自大陸,所以台灣整個對外總經貿有30%是跟中國大陸,台灣去年對中國大陸出超更是將近830億美元。在這個狀態下你要跟大陸惡言相向、關係不好,這到底要怎麼做下去?

  在美中對抗狀態下,基於這些人口現實、經貿現實,還是要跟中國大陸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,這也是我們舉辦雙城論壇的理由。所以雙城論壇不僅表達台北跟大陸的關係良好,其實另一個也是互相學習對方的優點,中國大陸可以在過去30年中經濟成長這麼驚人,總是有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,所以保持善意、互相學習,雙方還是會朝向正面發展。

  回顧兩岸交流史,從1987年11月2日蔣經國開放大陸探親,至今已經30餘年。在開放大陸探親之前,台灣與大陸已經將近有一個世紀的分隔。30多年的互動交往,雖有助於彼此的認識了解,但要彌平政治上的分歧隔閡不是那麼容易,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化解,雙方應該用寬容跟體諒的心態來共同面對。

  ▼柯文哲表示,兩岸的隔閡需要時間來化解。(圖/記者莊喬迪攝)

  

  應對之策:

  我到美國智庫跟學者談到,美中對抗大概是未來15年的世界局勢,其實我比較擔心的是,台灣政治人物利用美中對抗局面,拉高統獨對抗的議題、爭議,來謀取黨派政治利益,甚至是個人的利益,我覺得反而有損台灣整體利益,我不太贊成。

  其實台灣平常也沒有什麼統獨議題,但每到選舉,統獨議題就會被挑起,每次選舉都被拉高統獨神經。我自己反省2018選舉,我的民調在6個月內來回震盪至少10%以上,每次遇到統獨議題挑動大家敏感神經,我的民調會掉下來。台灣的統獨是有被鬆動,但只要有風吹草動就會歸隊,因為政客一定利用這個,2018年在我身上就很明顯。這也是過去20年來台灣在內政上內耗、空轉。

  經過了一個世紀的分隔,兩岸人民之間存在歧異,這也是預料中的事,不要去否認,兩岸之間也是同文同種,這也是事實。我覺得太高的期待假裝沒問題也不可能,失望會更大,所以我們只要認為有分歧、隔閡,我們也願意用包容、善意的態度去克服,我想這是好的。

 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提出「五個互相」的主張,有交流就有善意,有善意就有交流,在交流過程中,遇到困難還要互相諒解,你有你的政治困難,我有我的政治困難,有諒解就算沒有解決問題,總是還可以繼續交流下去。我也相信,只要執政者把人民的福祉擺在第一順位,坦白講政治上沒有那麼多困難,這不僅適用處理台灣藍綠兩黨的問題,也可以處理兩岸關係,甚至也可以處理美中對抗的大架構下,台灣問題的處理方式。最終,把人民福祉當第一順位,可以避免很多爭議。

猜你喜欢